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精选 > 校园文学 > 正文内容

让我们成为比普通朋友更要好的朋友

中国散文网1个月前 (02-05)校园文学361

雨落

时光一去,给今天留下了昨日的刻痕;将时针回拨,便能看到无数个镜头下的自己和无数个别人眼中的我。

有朋友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,你怎样定义一个朋友的意义和价值?

我反问:你问的朋友是哪种意义上的朋友?现在社会上朋友的种类是越见越多了。

"就不会在背后插你两刀的那种。"

"那好,其实你已经替我回答了。"我简明扼要地回答,"只要不会在危难时刻补我两刀就是了,听过一句名言吗,朋友不是锦上添花,而是雪中送炭。而我,区区一无名高中生,但凡不雪上加霜便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。"

"哈哈,你其实很会讲话,你知道吗?"他离去。离我远去。

而我空洞的双瞳更为空茫了,眼前的过客交错走近离远,好像从未来过,但也的的确确存在过了。

他们亦或她们消逝在我视界尽头,我疲惫了,任凭黑光在我身上来回摸索。远处的光点碎碎闪烁着,好像拼凑成了一个问号,却又被一个很大的句号包围住,闭上眼,今天再见。

残冷的记忆被折腾出来,还害得我打了个喷嚏。时间是去年九月,地点是就读的高中,关系是冷中存热,热中透冷。其实也是再寻常不过,偶尔吵吵架闹闹脾气有什么不好,那些行走廊中勾肩搭背谈笑风生的才让他们见鬼去吧,背后互相暗斗的现象简直不言而喻。

跟她交往的那段故事才是我俩至强的羁绊。(不要误会,这交往不是你们所想的常人之欲。)

只可惜她并没真心把我当作朋友,许多表面的答复也只是敷衍了事,也许因为她的身价。她并没有向我敞开心扉,一些前年旧事对她只是如同嚼饭——嚼着嚼着就没了,对我却是珍贵无价,我把它编织成更偏向完美的故事收录在回忆笔录,每每翻阅,每每思念。

偶尔,我攥紧右手渴望得到她满意的答复。"我有时候在想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,说同学明确说来又不是。"

她便犹如我左手般望着我,我们此时似乎离得很远。"朋友呀。""还能是什么?""你想是什么?"

哪种朋友?我对朋友的诠释是另类又求同的。暂时停住宁息,凝视她。"普通朋友吗?"

她没直接回答,转而朝我傻笑几声,又转而离去。留下我一人思索原地,无故的泪珠倏然而坠,发出的响声如孤寂的清泉叮咚擦地。为她付出本抱不图回报的心态,但也奢求她与我关系近点,走得更近点,我似乎真的有点勿忘我了,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可能就是这样,还没拾得被一个人喜欢的那种涩涩甜甜的感觉。

我喜欢和人分享心情,所以特别爱把心理活动给予一个更直观、文字化的魂魄,有时像彩虹,有时像骤雨。

回过神后,我走在一个人的林荫路,路旁的梧桐树如时光一般倒退着,飘在眼前的落叶像一片片断断续续的回忆浮现出来又沉淀下去。

让一场秋雨淋湿的林子,外表甚显水灵,林子上空仍被一团水雾包裹着,林里有一条被铺过的小径,蜿蜒的仿佛不舍人离去,路是用鹅卵石铺的,当走进林子几十米处,那里有一块与周围不一的石子,那是我和她认识的起点。连时光都不忍更变石子的外貌。

我们一起找到了同一块鹅卵石,在林子边沿的尽头。两手条件反射收回,她看看我,我看看她,倏然她扑哧一笑,朝我哈气:莫非帅哥与我"志同道合"?

这是她与我初面的开场白,之后还有更搞笑的。

我学绅士让手给她,她看得我更深沉了,倘若配上周围之美景,就神似一幅唯美的秋林晚霞画。画中最亮眼的便是女孩粉红的小酒窝。

她接过石子:来吧帅哥,我们一起填补石子路吧,一人一半。

怎么一半?难不成掰成两半,我可没那么粗俗。

想什么呢?我说的是过程一人一半,现在算我找到石头,等会交给你由你去填上,这样一人做了一半啦。她拍了拍我。

我跟在她背后,踩过一个个她踩过的地方,留下了一排重叠的脚印,在夕阳的温暖照耀下徐徐清晰,许多小水坑折射出熠熠的光彩,她的长发随秋风飘起,起舞在肩头如快乐的黑色小精灵。

很快,来到那处缺口,她“闪电般”转过身,同正迎上来的我撞着了。

帅哥这么着急干嘛?嘻嘻。她向我眯起了眼睛,满不在乎刚才碰撞的刹那。

我尴尬,摩挲后脑勺,接过她递来的鹅卵石,沉甸甸地蹲下。

“美…美女,你叫什么?”我用着力吐着气。

我啊,慕子沁。女生捋顺了被风吹散过的头发。

“哦,那看来你很有家世了。”我拍掉了双手的尘土,冲她笑笑,“毕竟姓慕的人少之又少啊。”

“嗯,他们也都这么说。”女生低下了漂亮的脑袋,“我很少跟人说话,班里也没几个走的近的朋友,走近了的也只是看上家世吧,嗨。哦,抱歉,跟你说了这些,如果你不想听……”

“没事,既然说了也就说了吧。不过你为什么会跟我说,你不是很少跟人说话吗?”我疑惑,视线不自觉被吸引到她的脸颊。此刻,夕阳已经把自己的生命打印在了她的脸上,湿润的空气更把她的侧脸修饰成沐浴后的仙女模样。

“我俩刚认识不久,自然想多说点话,不过以后认识久了,也许你会先嫌弃我讨厌我了。告诉你哦。我的脾气不是很好,至少班里是这样认为的。”她说得很低调。

脾气不好?那现在的言行又算什么,我额头开始冒汗参杂了黄昏秋露。

“我也跟你讲,我其实也没几个好朋友的,就估计看中了我家的几个小钱。”我随她走起来。

她似乎十分高兴,竟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起我的手。“看来我俩还真是'志同道合'啊嘻嘻,那以后我们就是名副其实的朋友了。帅哥,请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她甜甜地笑了。

我告诉了她名字后,轻轻扯开她的玉手,说:“这样不好,还是正常一点吧,不过你的年纪好像很小吧。”操,我是屌丝吗,这么好的牵手机会装什么清高!我恨我自己违心。

哪有小啊,我也在上高中好吗?她嘟嘴。

我说的是这个。我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左胸。

原来如此,哈哈。

我们走在这片充满回忆的林子里,一起向着光前行。

“我们是朋友,对吧。”我想确认一遍,尽管问出来很傻。

“对啊,”她轻盈地踩过一块块鹅卵石,“不过只是普通朋友哦,关系太好我们反而会离得更远哦,因为我会暴露女强人的本性呢。”

“哪有这么自谦的。”我爽朗地笑了,真正开始把她当起朋友。

当然,好感也是与此同时产生的。

想想第一次巧遇她的爽快和我的义不容辞,再回过来看看如今她的不冷不热与我的多愁善感,前后变化着实有点“太煞风景”。

可能正如她初次所说的那样,关系近了,距离远了。

她多说话的习惯是有针对性的,比如某个刚认识不久的男生。

时光匆匆溜走,在今际打盹小憩之时,它又来了,不再腼腆,不再踟蹰,它带领迷失成长的人儿踏上寻找情感慰藉的不归路——情感是人类唯一且至强的羁绊。(中国散文网www.chinaprose.com)

那些看着沙漏发呆又或仰望天空的人儿内心是孤独的,因此他们才会找寻另一个孤独的人做伴,以至这时代把人分成了两种:孤独的一个人和孤独的一对人。

敢问这世上有谁不孤独,不管王者还是弱民,不管学者还是游民。因此人儿需要朋友。

但这个时代已容不下真心实意的好朋友了,在利益与价值面前,朋友毫无意义。你争我斗,你追我赶……

想了如此之久,感觉自己思索的早已不是一个人生,而是整个世界。

我停步折花,与她初面的回忆也随花枝折弯了,扭曲了。

幸运的是,她又来了,来到我眼前,来到我心前。

打过招呼,相视而微笑,也只是一笑而过,很多想说的话到嘴边就蒸发了。

“好巧,你怎么还不去上课?”

然后谁也没说,沉默了好久。

我率先选择离去,朝她挥手,她点点头,走向了另一幢教学楼。贵族女神的背影,光与影来回晃动,梧桐叶随风渐远。

记得曾经有人对我说过:她有多好,真的一点都不重要,那是属于她的;她对你多好,这才重要,这是属于你的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中国散文网(www.ChinaProse.com)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chinaprose.com/post/362.html

分享给朋友:

相关文章

我一身清贫怎敢入繁华,两袖清风怎敢误佳人

我一身清贫怎敢入繁华,两袖清风怎敢误佳人

一人窈窕,寤寐思之费思量。后来,一寸相思,化作十万秋水长。寒庐煮酒,雪落梅章。后来,君在沧海,伊在潇湘。——题记有没有那么一瞬间,你心疼过我的执着,体谅过我的卑微,看穿过我的无助。有没有你想过和我到永...

当岁月穿过生命,曾留下过最美的记忆

当岁月穿过生命,曾留下过最美的记忆

走走停停,又一个三年要过去了。我们从小学一路读到大学,最美的时光和最好的年华都留在了校园里。校园记录了我们的太多美好的记忆和故事,它曾记录着我们和同桌一起学习、一起打闹的那些点滴时光,记录着陪我们走过...

合格暗恋,妥善保存

合格暗恋,妥善保存

她叫阿翘,伪左撇子。也不记得是从哪里看到的说法:如果世上只有百分之十的人是左撇子,那么在地铁车厢里靠紧你的十个人里,会有且只有一个。但和一见钟情相比,概率不见得很低。想象一下,你出了地铁,行走在地面上...

有些回忆,我们都不曾忘记,却因为岁月淡忘了

有些回忆,我们都不曾忘记,却因为岁月淡忘了

有些事,过了就算了。有些人,散了就忘了。有些回忆,我们都不曾忘记,却因为岁月淡忘了。有些故事,我们不提,或许会想不起。直到有一天,蓦然回首,才发现我们,错过太多太多,忘了太多太多。如果不说,可能真的就...

大学的角落,真的没有我的爱情吗

大学的角落,真的没有我的爱情吗

小学几年中,几乎是在玩中度过。对于读书,从未上过心。学校只是孩子的集中地,热闹、好玩。在打打闹闹中混过了5年,到了第六年开学。第一天班主任领来了一位新生——女生,一身城市打扮,扎个小马尾辫,橙黄毛线上...

那个男孩,我决定不再喜欢你

那个男孩,我决定不再喜欢你

2018年,第一批零零后步入了大学生活,一萱也一样。一萱拿到通知书,虽然不是理想大学,但是她决定不去复读。大学的校园很美,傍晚时分,和来自各地的同学漫步校园,各自谈着她们的家乡。还没有正式开课的大一新...

毕业季感人文章:毕业季致青春

毕业季感人文章:毕业季致青春

——时光醉清风,总有人会记得。又是一年灿烂的夏季,又是一年毕业季。耳边是筷子兄弟的《老男孩》 :……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/一去不回来/不及道别/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……熟悉的旋律萦绕在这个微醺...

毕业六月,高三回首

毕业六月,高三回首

高考以后我们才懂,有很多事情我们真的无能为力高考以后我们才懂,也许女孩子吸引人的首先还是容貌与身材,性格与智慧人真不一定稀罕高考以后我们才懂,有些爱情在高考面前卑微了高考以后我们才懂,有些友情在高考面...

你真蠢,但是,我再也不克不及这么说你了

你真蠢,但是,我再也不克不及这么说你了

一她的人生注定不缺故事。缘分是个稀奇的东西,却始终和她阴魂不散。她的身边从不缺少优秀的男孩,有风度翩翩的钢琴王子,有犹豫沉默的另类型男,有高大开朗的篮球健将。而她,乍一看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,带着眼镜,...

乐浅悦深,记我与交响乐课程的短暂邂逅

乐浅悦深,记我与交响乐课程的短暂邂逅

培养“复合型人才”、提高人们的艺术素养之类的宣传语或号召,我很熟悉;但反观自己,身上的艺术细胞又实为有限。抱着去寻找另一个可能的自己的目的,我在校选课时选择了交响乐赏析这门离我生活很远的课。保持着两个...

看惯花谢又花开,却怕缘起又缘灭

看惯花谢又花开,却怕缘起又缘灭

谁描柳叶眉,谁解花间语。谁知月中情,谁晓风中意。谁弹往昔古筝一曲,与伊同享世间春秋。怎奈,弦已断,曲空传。谁书今生情话一首,和君共看万千繁华。怎叹,情已灭,空留恨。谁种余生荼蘼一园,同子并肩花下成眠。...

原来你是如此的让人心疼

原来你是如此的让人心疼

距离颜悠悠向我哭诉的日子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,期间,凌言丝毫没有来打扰我,除了每天一束的不一样的鲜花,可这让我觉得颜悠悠看我就像看个笑话。送到现在,班上的同学都麻木了,我也麻木了,每天看到花,习惯性动作...

掩卷长思,我的爱好

掩卷长思,我的爱好

掩卷长思 我的爱好作为学生,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,快要分不清当下与过去的界限,今天过得像昨天,上周过得像再上一-周,随着经历与阅历的丰富,连年级的跨度也不过是大人嘴边海市蜃楼般承诺与作业本.上班级的变...

只道情深,奈何缘浅

只道情深,奈何缘浅

只道情深,奈何缘浅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分悲画扇。”第一次见到这句诗是上课的时候,我坐在他身后,从他的书中飘出来一张白纸落到我的脚边,那是我看过写的最好看的字,工整又不失张扬,给人一种特别舒适的感觉...

十七岁那年,梧桐花的吻

十七岁那年,梧桐花的吻

你的初吻留给谁五月,校园里的梧桐花开得繁花似锦。苏小沫胸前抱着一本书,一个人漫步在梧桐树下。她喜欢梧桐树嫩绿的叶子,喜欢梧桐花浅紫的颜色……隔壁班上几个男生,下课后没有走,而是站在一棵梧桐树下的石凳上...

发表评论

访客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。